熊貓新聞
熊貓新聞

首頁 > 新聞頻道 > 社會新聞 > 正文

高以翔猝死背后的AED之問:4分鐘,還遠嗎?

2019-12-05 10:07:59
    來源: 成都商報
    分享到:

  1

  設備的缺口

  “深圳和上海是國內AED配置做得最好的城市,尤其是深圳,它的AED設備數量還是很多的,但是我們去年測算的時候,其水平為平均1.5公里范圍內一個,達不到‘4分鐘’這個要求。”

  2

  費用的缺口

  “目前AED設備還沒有統一的管理機構,而且購買者或者捐贈者也各不相同。”“3萬左右的一臺機器,如果想普及,費用很大。這筆費用從哪兒來?哪個機構能買單?”

  3

  意識的缺口

  “我們不僅缺少急救知識、急救技能,還有急救設備,比如急救包、AED,更缺的是急救意識。”“以前大家覺得院前急救都要等120來,我是非專業的,我什么也干不了。”

  從新華社編輯徐勇到藝人高以翔,他們的突然離世令人惋惜,也令“救命神器”AED(自動體外除顫器)再次被熱議。AED,被稱為生死一線的“救命神器”,現實生活中配置如何,是否得到正確使用,又是否真正走進普通市民的生活?

  近日,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多方調查了解發現,盡管近年來院前急救、心肺復蘇(CPR)等急救常識已走入大眾視野,但AED在國內的推廣普及仍差強人意。公共場所AED的普及與“黃金四分鐘”的救治要求相距甚遠。

  中國紅十字會總會賑濟救護部相關人員接受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,AED設備確實能夠提高救治的成功率,但推廣急救知識的普及更為重要。多位業內人士均透露一點,AED的缺乏只是一個“縮影”,折射出公眾急救意識的匱乏。

  如果想查詢離自己最近的AED身處何方,微信小程序“救命地圖”就可以辦到。急救培訓機構“第一反應”就是該程序的開發者,其聯合創始人Lisa告訴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,“救命地圖”可以根據用戶所在位置,提供最近的AED設備所在位置,并跳轉到外部地圖程序進行導航。

  通過查看“救命地圖”,記者注意到,該地圖收錄的北京地區AED設備分布,呈現不均的狀態:以朝陽區為例,在三里屯及國貿的核心區域,AED設備布置較為密集,但在稍靠近東南方的九龍山及百子灣一帶,AED設備的數量則寥寥無幾。記者在合生匯商場通過“救命地圖”搜尋到了附近的一臺AED設備,位于一街之隔的寫字樓5層,設備屬性為企業捐贈。記者發現公司下班后,便無法取出設備使用。該AED設備聯系人告訴記者,設備為自己所在公司管理,也可以外借給公眾使用,只是幾乎沒有被借出過。該聯系人解釋說,考慮到丟失風險等原因,該設備一直都是存放在門店之內,所以當員工下班后就無法被取出了。

  北京的AED都去哪兒了呢?據了解,目前北京的AED多布局在機場。另據北京日報報道,截至目前,首都機場3個航站樓共設置AED設備69臺,備用設備8臺,分布在值機區、候機區、進港通道、行李廳等人流密集區域。而在北京大興國際機場也已經安裝了AED設備40臺。

  AED面臨3大困境

  “每當有學員問我,除了機場外,還能在哪兒見到AED,我都覺得很尷尬,確實我們還沒有普及。”北京市應急志愿者總隊急救隊隊長、美國心臟協會(AHA)主任導師石洪,做AED的民眾推廣教學已有10年,但他發現,每次AED上熱搜,依舊是以猝死事件發生為前提。事件熱度一過,大家又將此事擱置一邊。

  配置最好的深圳

  也達不到“4分鐘”要求

  石洪常年奔波于各地進行緊急救援等培訓,他發現,北京對救援文化的普及程度高于其他城市,但AED設置卻遠遠不夠。他印象較深的是上海和深圳,AED數量相對較多,但也僅僅是對全國平均水平而言,尚不能滿足黃金4分鐘的搶救需求。

  Lisa深有感觸。她表示,理想情況下,商場、地鐵站、機場、高鐵站等公共場所都應該配備AED設備,但目前國內AED設備實際配置情況卻遠遠達不到要求,“目前,深圳和上海是國內AED配置做得最好的城市,尤其是深圳,它的AED設備數量還是很多的,但是我們去年測算的時候,其水平為平均1.5公里范圍內一個,這是達不到‘4分鐘’這個要求的。”

  “黃金4分鐘”是業內認可的最佳救援時間。“最理想的情況是,以事故發生地為圓心,在步行4分鐘以內的地方都應該部署一臺AED設備。”Lisa說,患者倒地后的“黃金4分鐘”內越快進行心肺復蘇(CPR)并配合AED設備,越能提高猝死者的生存率。

  3萬元一臺

  誰來買單是一個問題

  但現狀不盡如人意。為什么AED如此“稀缺”?誰來買單也是個問題。“目前AED設備還沒有統一的管理機構,而且購買者或者捐贈者也各不相同。”Lisa說,目前被收錄在“救命地圖”和在公共場所能見到的AED設備,可能來自當地衛健委、民政局、應急管理局或紅十字會的統一采購,還有可能來自慈善組織或企業的捐贈。

  “沒有形成統一風向,全憑各自在推。”這是石洪的感受,盡管大家都在努力,但力量還是“很松散”。這也導致一個現實問題,“3萬左右的一臺機器,如果想普及,費用很大。這筆費用從哪兒來?哪個機構能買單?”石洪感慨,現在是社會有需求,但設備太少。

  有了設備

  敢不敢用、會不會用

  被譽為“中國急救普及教育第一人”、北京急救中心退休醫生賈大成告訴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,在他經歷的急救案例中,十有八九都是靠AED搶救過來,只有一兩個是靠徒手心肺復蘇救活的。另有數據表明,使用AED的心肺復蘇比不使用AED的心肺復蘇成功率要高60%~70%。

  即便有了設備,擺在那里,市民敢不敢用、會不會用?

  盡管多位專家向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表明,AED操作簡單,只需開機按照語音提示執行即可。但同時,他們也向記者表示,沒有接受過培訓的人往往不敢使用,怕擔責任;而掌握相關急救知識的人在國內仍算“小眾”。

  Lisa告訴記者,他們曾做過相關調查,當前國內人們對于CPR技能的了解和認識僅處于“勉強及格”水平,“大家雖然通過各種渠道了解過CPR的知識,但是在沒有經過實操的情況下,遇到突發事件,能做對的人應該不多。”

  Lisa強調,與美國和日本相比,我們的心肺復蘇技能掌握率只有他們的千分之一,這包含了使用AED設備在內。

  中國紅十字會總會賑濟救護部的張立認為公眾的急救意識亟待提高。“以前大家覺得院前急救都要等120來,我是非專業的,我什么也干不了。”張立指出,在突發事件現場,第一目擊人在第一時間、第一現場的科學施救是院前急救非常重要的一環。張立透露,今年上海市紅十字會在當地高校向1萬名大學生做了一個有關AED的問卷調查,結果是知曉AED的約有60%,知道本校AED配置情況的只有38%,會使用的只有22%。

  石洪認為,不同的施救人員對操作時機把控和操作細節的差異性會帶來爭議,道德、法律等問題無法規避。甚至操作人資質的認證同樣存在爭議。同時,AED屬于非醫療操作,卻起到醫療作用,又允許全民操作,針對醫療和非醫療,認定系統如何制定也是一個現實問題。石洪表示,過度對操作細節的爭議會影響推動的工作效率。

  “我們不僅缺少急救知識、急救技能,還有急救設備,比如急救包、AED,更缺的是急救意識。”從事醫療急救工作30余年的賈大成如是說。

責任編輯:劉瀟堰
關鍵詞閱讀:AED;急救;高以翔

推薦新聞

熱點新聞

壯麗70年·奮斗新時代

今年將迎來新中國成立70周年。70年櫛風沐雨,社會主義中國迎來從站起來、富起來到強起來...[詳細]

高以翔猝死背后的AED之問:4分鐘,還遠嗎?
AED設備確實能夠提高救治的成功率,但推廣急救知識的普及更為重要。多位業內人士均透露一點,AED的缺乏只是……
白小姐2019全年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