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貓四川
熊貓四川

首頁 > 四川頻道 > 社會民生 > 正文

攀枝花山里娃的足球夢 組隊第三年就取得市級冠軍

2019-06-20 11:33:16
    來源: 成都商報
    分享到:

  “直到遇到足球,我的人生徹底改變,我很記得我第一個足球的樣子,在我心里,它就像一顆糖果。”——里奧·梅西

  烈日當空的夏天,炙熱的陽光曬在臉上。在裸露著泥土的足球場上,一群孩子用盡全力奔跑,他們追逐著滾動的足球,衣服已經被汗水浸濕。

  12歲的沙馬打哈接球、跑動,他從防線人叢中送出一腳,足球劃出一道弧線飛入球門。“球進啦!”一陣歡呼聲從球場上傳來。作為這支足球隊的隊長,沙馬打哈顯得很平靜,他只想通過一次次訓練,離自己的夢想更近一點。

  他們所在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縣撒蓮鎮中心學校,有70%的孩子都來自涼山自發搬遷貧困家庭,這支幾乎全部由“山里娃”組成的足球隊,每天在水泥地、泥土操場上訓練,卻一路過關斬將,先后取得米易縣、攀枝花市青少年校園足球聯賽的冠軍。

  足球,不僅給這些孩子帶來了快樂,而且他們的人生軌跡也正在逐漸改變。

  踢球

  6月18日下午,放學鈴聲一響,撒蓮鎮中心校五年級的沙馬打哈跑出教室,和其他10多名同學跑向了體育保管室,抱出幾個足球,走到校園的泥土球場上,教練楊華哨聲一響,孩子們開始訓練。

  撒蓮鎮中心學校青少年足球隊有16名隊員,其中有15人來自涼山自發搬遷貧困家庭。孩子們沒有統一的球服,他們都穿著普通的運動鞋,這支校園足球隊,身高看起來參差不齊,大的孩子十二三歲,小的孩子只有9歲。

  作為球隊的隊長,12歲的沙馬打哈在日常訓練中,顯得更加專注,希望給隊友起到示范作用。啟動、過人、停球、轉身,再到射門,沙馬打哈一氣呵成。“楊老師,我剛才那一腳踢得帥不?”沙馬打哈笑著問場邊教練楊華。

  “太帥了!比梅西還帥!”教練楊華拍了拍沙馬打哈的肩膀,豎了一個大拇指,楊華知道,沙馬打哈的偶像是著名球星梅西,他希望用這樣的贊美,給孩子更多鼓勵。楊華還記得沙馬打哈三年前加入球隊時的樣子——瘦弱、內向,但現在的沙馬打哈變得開朗,臉上總帶著笑容。

  2017年,校長張昱決定成立撒蓮鎮中心學校青少年足球隊。在張昱看來,農村孩子比城市孩子更需要足球運動,“讓孩子懷揣對足球的夢想走出大山,闖出自己的一片天空。”這年,足球隊成立。

  沙馬打哈作為首批隊員加入足球隊,是隊里的“老隊員”,他已經記不清在球場上摔倒過多少次。

  楊華說,三年多來,周一至周四的課間操及下午放學的時候,學校的水泥操場、不標準的泥土球場,就是孩子們的訓練場地,“訓練條件很艱苦,但是孩子們從來沒叫過一聲苦。”在楊華眼中,這些孩子比其他孩子更加堅忍不拔,吃苦耐勞。

  在不平整的泥土足球場上踢球,比較危險,曾經有一名孩子摔倒,手骨折了。因此,每次訓練,楊華總要反復囑咐孩子們注意安全。不過,這個現狀即將得到改變,當地的教育部門計劃投入經費,將球場改造成標準的足球場,讓孩子們有更好的訓練條件。

  夢想

  訓練下來,沙馬打哈和隊友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濕,孩子們七嘴八舌,他們心中都有一個自己的偶像,“我喜歡梅西”“我喜歡C羅”“我喜歡內馬爾”……

  “我覺得一點都不辛苦。”當一聊起足球,沙馬打哈的話變得多起來,他說很喜歡足球,他的偶像是梅西,只要假期有關于梅西的比賽,他每一場都不會放過,“梅西不僅球技好,我喜歡他的溫柔。”

  沙馬打哈出生在一個彝族家庭,現在家住撒蓮鎮金花塘村,他們一家從涼山搬遷到這里,家里還有兩個姐姐和一個哥哥,經濟條件并不好。學校距離沙馬打哈的家有10公里,有時周末放學的時候,他會一路小跑回家,他說,就當鍛煉體能。

  “我希望長大后去踢職業聯賽,加入國家足球隊,所以我要更加努力。”這是沙馬打哈的夢想。父親沙馬木呷雖然不懂足球,但是他很支持兒子踢球,他希望兒子通過足球來改變人生的命運,“既然是他自己選擇的路,我希望他堅持下去,走出大山。”

  在足球隊伍里,9歲的吉胡爾且是最小的隊員,看起來個頭比其他隊員要矮很多。他加入足球隊,也是受到了哥哥吉胡而日的影響,哥哥也曾是這個隊伍的主力隊員,足球踢得不錯,去年畢業,考入了縣城一所不錯的中學。在很多比賽上,由于對抗比較激烈,吉胡爾且只能當替補隊員,在場邊靜靜看隊友們比賽,其實他很渴望上場比賽。

  即便年紀最小,吉胡爾且平時的訓練時間并不比其他隊員少,他的目標就是當上球隊的主力隊員,也能像哥哥一樣考上一所好的中學。

  追夢

  13歲的刷日約布家住撒蓮鎮摩挲村,他家住在海拔2000多米的高山上。每周放學回家,他總是要在山路上跑上一個半小時,他說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奔跑,“一方面可以節省打摩的的費用,一方面可以加強自己的體能訓練。”

  走進刷日約布家低矮的土坯房,家里沒有什么像樣的家具,房屋里擺著一臺電視,這是他的父母花幾百元買來的二手貨。每當假期有足球賽事,他就守在電視機前。電視畫面里那寬闊的綠茵場,球員們帥氣的顛球、傳、射門,讓刷日約布既興奮又向往,他說,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站上這樣的賽場。

  刷日約布不僅喜歡踢足球,他在學習上也很努力。在家里的土墻上,張貼了刷日約布的8張獎狀,他獲得了三好學生、優秀學生干部、跳繩第一名等獎勵。今年,他以優異的成績被米易縣第一初級中學錄取。這讓刷日兒巫夫婦很是欣慰,“我們雖然沒讀什么書,但是一定要讓娃娃們讀書。”

  每次回家,刷日約布幫父母干完農活之后,他總會拿出足球在院壩里練習。每次練球,父親刷日兒巫總是站在門口靜靜觀看。對于孩子喜歡足球,刷日兒巫也很支持,“踢足球也是鍛煉身體嘛!”為了不給父母增添負擔,刷日約布用自己攢下的零用錢,買了一個30元錢的足球,雖然有些漏氣,但他仍然舍不得丟掉。

  三年多來,在楊華、康宇、羅紅成三位老師的帶領下,孩子們從最基礎的基本功練起,再到足球戰術訓練,一次次在足球場上摔倒,一次次爬起來。楊華說,“有時看著這些小孩子,會覺得敬佩,又覺得心疼,這也堅定了我們帶好這些孩子的決心。”

  在追夢的路上,孩子們也遇到很多困難。長期以來,孩子們沒有專門的球鞋、球服、球襪、護膝等運動裝備,他們平時就穿著幾十、百元一雙的普通運動鞋踢球。

  后來,在當地黨委政府、學校和社會各界愛心人士的幫助下,孩子們有了足球服和專業足球鞋等運動裝備。不過,孩子們把這些裝備都當做寶貝,平常訓練都舍不得穿,一定要等到正式比賽時才“披掛上陣”。

  圓夢

  他們的努力,也逐漸得到回報,在縣、市的足球賽中嶄露頭角,組隊當年,就取得了縣級足球賽的第三名,去年又取得了第一名。

  去年,他們首次代表米易縣參加攀枝花市校園足球小學甲組比賽,他們的對手,都是各區縣第一名或城區學校的足球強隊,十多個隊的比賽競爭十分激烈,他們最終只拿到了第三名。這一次,雖然成績還是不錯,但是楊華看得出來,孩子們并不高興,“我們組隊晚,相比城里的小學足球隊,實力差距還是比較明顯,孩子們嘗到了失敗的滋味,也讓他們更成熟了。”

  回到學校后,孩子們更加努力,訓練也更專注了,他們定下目標,今年一定要拿攀枝花市第一名。“每天下午的訓練通常在一個半到兩個小時,但是每次訓練結束了,經常有孩子主動要求加練。”楊華說,在平時的訓練中,看得出來孩子們都很喜歡足球,而且很渴望贏得比賽。

  特別是在今年參加攀枝花市校園足球小學賽前夕,足球隊還發生了一些小摩擦,頭天下午還在正常訓練,但是第二天突然有幾名隊員說不訓練,不參加比賽了。

  當時,教練楊華也覺得奇怪,一番了解后,才知道原因。原來是隊里有幾個隊員訓練不認真,隊長沙馬打哈私下批評了他們,導致這幾名隊員不滿。楊華批評了隊長沙馬打哈方式欠妥,同時也給其他隊員做了思想工作,大家握手言和后,立馬又投入到訓練中。回想起這件事,沙馬打哈笑著說,“我確實不對,但是作為隊長,那時我太想贏了。”

  今年5月,他們到攀枝花市區參加比賽,出發前的一晚,最小的隊員吉胡爾且一夜未眠,這是他第一次走出米易縣。吉胡爾且說,他是第一次去那么遠的地方,“城里的學校修得很漂亮,操場都修得好大,球隊的實力都很強,我也想到那里去讀書和踢球。”這一次,球隊榮獲2019年攀枝花市青少年校園足球聯賽小學男子甲組冠軍,隊長沙馬打哈獲得了“最佳球員”的稱號。

  多次比賽下來,楊華也慢慢感覺到孩子們的變化:自信心增強了,團隊意識更強了,也更懂事和成熟了。與此同時,獎杯也正在改變孩子們的人生軌跡。楊華介紹,沙馬打哈等兩人已經通過遴選,代表攀枝花參加省里的足球賽。另外,攀枝花城區一所比較好的中學,也希望這些孩子畢業后到該校就讀,保留這支足球隊,讓孩子們繼續踢球。

  “小小‘足球夢’給了他們快樂,也讓他們更加堅韌拼搏、開朗自信。”楊華相信足球會成為這些山里孩子改寫人生軌跡的契機,但他更相信足球是一種教育,能讓孩子們的意志變得更加堅強,“不論將來從事什么,我希望他們永遠記住足球帶來的美好時光。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 江龍 攝影報道

作者:江龍     責任編輯:劉瀟堰
關鍵詞閱讀:足球隊;孩子

推薦新聞

新聞排行

中共四川省委十一屆五次全會

中國共產黨四川省第十一屆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,于2019年6月6日在成都舉行。[詳細]

白小姐2019全年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