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貓四川
熊貓四川

首頁 > 四川頻道 > 社會民生 > 正文

癌癥晚期患者捐出10萬元給病友 每位癌友600元

2019-11-13 10:10:06
    來源: 成都商報
    分享到:

  “只需要帶上患癌證明和身份證就行了,我剛領了,600元,快來……”得到病友的消息,準備簽字領錢時,62歲的楊志義才得知,向自己和其他癌友們無償捐出10萬元的,是自己相識18年的王曉梅。

  更讓她意外的是,王曉梅兩年前已是卵巢癌晚期,如今只能臥病在床。愣了一下,她癱坐在凳子上,當著一屋子的人,“嗚嗚嗚”地痛哭起來:“她為什么不來找我,我得癌癥18年了,我有(抗癌)經驗啊,這個錢,我們不要了。”

  但最終,在王曉梅家屬的規勸下,她沒能拒絕這份沉甸甸的心意。感動之余,楊志義和病友們互相轉告,一天之內,王曉梅交給妹妹們代發的10萬元愛心捐助金,就被癌癥病友們領完了。

  作為癌癥晚期患者,同樣也需花錢治病的王曉梅為何要這么做?前來領錢的病友們又將如何面對和處理這份“沉甸甸”的心意?

  1

  發錢

  “有人為病友們發錢,只要患癌證明和身份證就能領,我剛領了,600元,快來”

  “有人在眉山專門為病友們發錢,只需要帶上患癌證明和身份證就行了,我剛領了,600元,快來。”

  10月9日下午,正準備午休的楊志義聽到電話里的這話,低頭一看,打來電話是唐女士。兩年前,唐女士被檢查出了腸癌,在治療過程中認識了楊志義。

  “只需要證明和身份證,就無償領錢?”2001年,在眉山一家單位從事電鍍工種的楊志義被檢查出卵巢癌晚期,彼時,她才45歲。為了治病,從單位退下來后,她和家人又開起了一個餐館,歷經風雨。豈料,6年前丈夫又患上腎癌。重重壓力之下,楊志義曾想過輕生,但始終放不下有著智力殘疾的女兒和孫兒。這些年來,她遇到過很多好人,但這種直接為癌癥病人發錢的,還是第一次聽說。

  猶豫中,唐女士又催促起來“你不來,別人也要領”。楊志義隨后叫上丈夫拿上資料就往唐女士說的地點趕。

  此時,眉山市東坡區明星北路上,一家臨街票務店外,癌癥病友們已站滿人行道,基本上都是中老年婦女,有的在排隊,有的正忙著給其他病友打電話:是真的,他們要發10萬元給我們,只要病歷和身份證就可以領,快來……

  10余平方米的小店,許多癌癥病友圍在咨詢臺前,忙著交資料、簽字、領錢。有人領了錢靜靜離去,有人領了錢走出店外和病友聊天,還有一些病友來了現場卻擺擺手:算了,我走了,你們領……

  “確定不是騙局嘛?”和病友們確認無誤后,楊志義排隊進店,遞上了自己和丈夫的病歷、身份證,不到一分鐘審核就結束,只需她一簽字,就能領到自己和丈夫的捐贈金:每人600元,一共1200元。

  此時,一個叫劉某的姑娘,遞上了一份A4紙,希望楊志義夫婦能寫下姓名、病況、身份證號碼、聯系方式等。楊志義低頭一看,這張紙上,赫然寫著“王曉梅愛心捐款登記表”。

  “王曉梅?”她心一緊,開口一問,果然,這個王曉梅就是經常在自己以前餐館里吃飯的那個王曉梅。“她怎么了?”楊志義趕緊放下筆,抓住劉某的衣袖追問。“哦,表姐兩年多就是卵巢癌晚期了,今天發錢,沒有什么目的,就是想給大家加油鼓勁,奉獻愛心。”

  聽到這話,楊志義突然全身沒了力,癱坐在凳子上,當著滿屋病友哭了起來,“怎么是她啊?這個錢,我們不要了。”與癌癥抗爭18年,楊志義被眾多癌友們稱為“抗癌標桿”,再疼再苦都不曾輕易落淚。伴隨著她的哭聲,不知是哪位病友們說了一句:你們想沒想過,別人(王曉梅)也是癌癥晚期了,你們拿了錢,是什么感受?

  店里,一下子靜了下來,仿佛連空氣都凝固了。得知店內的情況后,店外的癌癥病友也嘀咕起來:那我們還領不領這個錢?

  2

  決定

  自己患癌卻拿出10萬獻愛心,不到10分鐘就做了決定。“她的愿望,我們完成就是了”

  病友們“領不領”的話,有些出乎劉某意料,她連忙解釋:表姐治病不差這點錢,你們拿了錢,表姐是高興的,把這些錢交到你們手里,就是她的初衷。

  “王大姐為我們著想,我們還是要成全王大姐的善舉。”這時,一位正在等待的病友說了一句,大家聽了這話才又點了點頭,開始繼續領錢。據眉山市公安局東坡區公安分局提供的監控顯示,從下午2點多開始,劉某門店外的癌癥病友們逐漸增多,一直到下午6點多,都有不少中老年婦女進出店鋪。

  病友們口中的王大姐,就是劉某的表姐王曉梅,也是這次捐贈的主角,兩年多前,她被檢查出卵巢癌晚期。

  劉某回憶,10月7日上午,表姐打電話來,讓自己幫忙找專門幫助癌癥病人的機構,未果后,8日晚上,表姐又將自己和二表姐王某等人喊到家中,不到十分鐘,表姐就敲定了:“在朋友圈內發文,拿出10萬元捐獻給癌友”的決定。當晚,10萬元就轉到了劉某的銀行卡上。

  王曉梅的二妹王某說,家中四姊妹,王曉梅是大姐,從小到大,家中說話辦事大姐都很有主見,之前大姐也在四處獻愛心。2017年3月8日大姐被檢查出癌癥晚期后,獻愛心的頻率和金額都有所增加,所以,對于大姐此次拿出10萬元獻愛心,大家都沒有過多問什么。

  “姐姐這段時間身體狀況不行,討論時都是躺著和我們說話,我們怕問多了她生氣,她的愿望,我們完成就是了,只要她開心,健康,比什么都重要。”王某說,這10萬元,對經商的大姐一家而言,影響不是太大。因為無法行走,姐姐讓做票務的劉某和二妹王某在各自店鋪上代為發放。每人600元的金額,則是劉某等人定的,“這個數字吉利”。

  8日晚7時45分許,劉某和家人在各自的朋友圈發出寫好的文字:“代姐姐轉發,親愛的各位癌癥病友,我是一個卵巢癌患者晚期,我深知癌癥到晚期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,但我們都要堅強地活下去,因為我愛你們,我愿拿出10萬元來幫助大家,領完為止,每位癌癥病人患者本人憑身份證原件病例證明,領取600元,領款時間:周一到周五9點至17點,(帶上醫院證明及身份證,及本人),祝你們早日康復,我愛你們,愛你們的王曉梅,2019年10月8日。”

  為了顯得更真實可信,劉某和王某等人還留下了領錢地址和自己的電話號碼。

  3

  病友

  至少有上百人前來領取,最小的病人才20多歲。有的病友悄悄離開:把錢留給更需要的人吧……

  這樣的一天,是劉某幾十年從未經歷過的。

  雖然表姐王曉梅沒要求捐贈的具體細節,但劉某和王某還是做了一個愛心登記表,希望領錢病友寫下姓名、病況、身份證、聯系方式及金額等。王某解釋,一來是對姐姐負責,二來也有點擔心有人重領。

  其實,從心底來說,劉某是矛盾的:一方面,她希望大家都快點來領取,早點完成表姐的心愿;但內心來說,她又盼望著,來領錢的人越少越好,這樣說明,生病的人就少。

  但在10月9日中午后,通過癌癥病友們互相轉告,前來領錢的人一下就多了起來,錢很快被發完。在眉山市東坡區公安分局提供的監控視頻中,9日下午3點23分起,領錢處的癌癥病友已排隊到街上,唐女士及楊志義夫婦也在其中。人越來越多,圍住了店內的劉某等人,旁邊的同事們也幫上了忙,一一核對病歷身份證、登記、發錢。到當晚7點多,10萬元就已被癌癥病友們領完。劉某沒有記下具體的領錢人數,但記者獲取的不完整的登記表上顯示,至少有上百人前來領取過,最小的癌癥病人才20多歲,每人都是600元。

  實際上,并非到了現場的所有癌癥病友都領取了這筆錢,有的病友哭著領了這筆錢,有的到現場看了看又悄悄離開:“把錢留給更需要的癌友吧……”11月8日,當楊志義走進眉山市中醫院內科時,許多病友和她打起了招呼。在和楊志義交談的幾位病友中,其中兩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表示,自己當天也去過但沒有領錢。至于原因,一人表示,自己病情不重,不愿和那些病重的人爭這點錢。另一人則稱,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病情。

  10月9日當天,在得知王曉梅身份后,楊志義一開始也拒絕領錢,但拗不過劉某等人,她才含淚收下了錢。出門后,楊志義剛走不遠,又被劉某喊住了,“他們說,你們家里有兩個殘疾人,再給你發600元。”楊志義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掉了下來:“我不要,就這樣我已經都很感謝了。”

  4

  傳遞

  “600元對癌癥病人來說,算九牛一毛,但帶來的感動遠遠大于這600元”

  第一位來領錢的是一位婆婆,她是兒媳婦汪女士帶來領的。10月8日晚,汪女士從一位朋友處得知這個消息后,第二天就帶著患肺癌多年的婆婆去領了600元。“600元對癌癥病人來說,算九牛一毛,但帶來的感動遠遠大于這600元。”汪女士說,“領了錢后,婆婆高興地逢人就說,晚上回家,說話聲音都大聲了,這幾天笑的時候都要多點,生活好像都變得明朗了起來。”

  而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采訪到的多位領錢癌友中,他們領到錢后,并非都用于治療,有的成了生活費,還有的把錢捐出作為幫助別人的善款。

  身患子宮癌張大姐的家在洪雅鄉下,當天,她來眉山市中醫院檢查身體,開完藥后身上剩下不到百元,原本想坐車回家。從病友處得知王曉梅等人要發錢后,她被病友們拉著上了公交車:走,去看一看,就算是假的,最多也就損失一元車費嘛。

  直到領到了錢,張大姐都覺得有點不真實,她與我們非親非故,又不是特殊的日子,為啥要發錢呢?領了錢回家時,她一路上都覺得心里暖呼呼的,到了鎮上,她還花了70多元買了兩斤多豬肉,平時,她舍不得買這么多。做飯時,張大姐說起了此事,丈夫不相信,連問幾個為什么,被張大姐“懟”了回去:哪有那么多為什么?這個世界上,好人多得很。

  通知楊志義前去領錢的病友唐女士,在2017年6月就被檢查出是腸癌,領到600元后,她原本想買點營養品。回到家中,她和癌友們分享當天的故事時,群里幾個病重癌友轉來募捐的消息,她想了一會兒,又把這600元錢捐了出去,并告訴病友:這個錢,是眉山一位好心人捐贈的……

  5

  鼓勁

  “姐姐就是想告訴那些堅持不下去、快要放棄的人,只要堅強活下去,希望就在”

  如今,距當初領錢已一月有余,但楊志義心愿未了,她很想見見王曉梅,除了當面致謝,她還想為王曉梅加油鼓勁。“我患癌10多年了,長期跑醫院,好些醫生和我都成了老熟人了,我想看看能不能了解她的情況后,讓醫生為她提供點建議。”

  王曉梅家人的每一次拒絕,都讓楊志義感動落淚一次。“我們癌癥病人要靠這些愛心人士,但又不能全靠她們,希望有更多的愛心人士、機構和單位,來為我們癌癥病人解決實際困難。”

  連日來,記者也幾番聯系,但王曉梅妹妹、女兒等都表示,王曉梅現在身體狀況很差,她只是想付出點愛心,沒有其他目的,不希望生活被打擾,請大家也尊重她。“姐姐的目的在之前的文字里就說過了,‘深知癌癥晚期的那種感覺,但我們都要堅強的活下去,因為我愛你們。’”劉某說,“姐姐就是想告訴那些堅持不下去、快要放棄的人,只要堅強地活下去,希望就在,任何時候都不要放棄,癌癥晚期的人都在為你們加油鼓勁,你們還有什么理由不勇敢地生活下去呢?”

  這件事,讓楊志義等癌友感動的同時,也讓王某、劉某等人刷新著自己的認知。劉某回憶,有些癌癥病人來了,問清楚情況了卻不領錢:看到你們都這樣了,我們咋個好意思領啊。

  “這事傳開后,第二天(10月10日)一早就有人來了,有許多人不為領錢,就是想來看看姐姐,想為姐姐獻計獻策。”劉某說,甚至,有人在領錢一個多月后,還為姐姐送饅頭等。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首席記者 蔣麟 攝影報道

作者:蔣麟     責任編輯:劉瀟堰
關鍵詞閱讀:癌癥;病友;捐款

推薦新聞

新聞排行

中共四川省委十一屆五次全會

中國共產黨四川省第十一屆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,于2019年6月6日在成都舉行。[詳細]

白小姐2019全年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