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貓四川
熊貓四川

首頁 > 四川頻道 > 社會民生 > 正文

"購物癮"?妻子網貸欠36萬 丈夫欲跳樓:扛不住了

2019-11-13 10:14:55
    來源: 成都商報
    分享到:

  11月10日晚

  四川瀘州男子王某坐在33層高樓的天臺圍墻上試圖輕生。對于輕生原因,他稱是被妻子氣的。因為近兩年來,一家人主要靠他每月七八千元的收入生活,但癡迷購物的妻子在去年欠下26萬元后,仍不聽勸阻,今年再次因購物欠下36萬余元。所幸,當地警方接到報警后及時趕到現場,將王某勸了下來。

  11月12日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對話夫妻二人。妻子說:“我知道錯了,我很后悔,以后再也不買東西了。”丈夫則表示,他愿意挑起家庭的重擔,但是有三個要求:“第一、妻子要說清36萬多元網貸資金的去向;第二、作出承諾并征得家人諒解;第三、給出可行的償還貸款方案。”

  11月10日晚10時許,四川省瀘州市公安局龍馬潭區分局安寧派出所接到中心指令稱,安寧街道某小區有人想不開要跳樓自殺。隨即,民警趕往現場處置。

  安寧派出所副所長雷磊介紹,民警到場時發現,29歲的王某坐在33層高樓頂樓的天臺圍墻上,有輕生的念頭,十分危險。為此,民警一邊安撫王某的情緒將其救下,一邊了解情況。

  原來,王某的妻子詹某某經常逛街購物,在家庭經濟條件并不太好的情況下,詹某某購物時卻“肆無忌憚”。去年從入夏到10月份,詹某某通過透支信用卡、向網絡平臺貸款等方式購物,欠下貸款26萬余元。最終在家人的幫助下才還清了債務。

  不料,詹某某并沒有克制自己的行為。今年10月底,詹某某“瘋狂購物”再次被發現,此時,她又再次通過透支信用卡、向網絡平臺貸款等方式欠下了36萬余元。

  為此,家里多次召開家庭會議商量解決方案,但王某認為妻子始終沒有把事情全部說清楚。11月10日晚,夫妻倆再次吵架,王某感覺壓力巨大,遂產生了輕生念頭,爬上了樓頂圍墻。

  經過當晚輕生事件之后,王某稍微冷靜下來進行了思考。11月12日,在征得夫妻雙方同意后,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對二人進行了采訪,并試圖協助夫妻二人找到“瘋狂購物”背后的緣由。

  對話丈夫

  去年就幫她還了26萬網貸,感覺快要崩潰了

  去年就曾欠下26萬貸款剛還清 妻子認錯保證不再亂買

  王某是河南人,2015年來到瀘州生活,一直從事電器安裝維修工作,月收入七八千元。2017年左右,經人介紹,王某與詹某某相識并于2017年結婚。2017年底,二人生育一女。

  王某認為還是比較了解妻子,但是對于她此前是否已經在外面有欠債就不清楚了。結婚之后,王某除了每月個人開銷1000多元之外,全部工資都交給妻子保管。

  “我說我在外打拼,你好好持這個家。后來才發現,她拿這些錢去填窟窿。到了去年10月份,填不動了,才給我說。”王某回憶,去年10月,妻子因網絡借貸無法償還,向家人求助,經查詢,一共欠了26萬元。

  當時,詹某某向家人稱,這些錢都用于購買包包、衣服和化妝品了。

  經過召開家庭會議,妻子承認了自己的錯誤,并保證以后不再亂買東西,也不網上借錢。為此,王某掏了10萬元,又向詹某某母親、外婆等親友借錢,還清了所有借款。

  愿承擔家庭重擔好好生活

  但妻子要說清36萬網貸的去向

  不料,好景不長,詹某某沒有遵守承諾,去年11月,她又背著家人開始了她的“瘋狂購物”。

  王某稱,今年10月26日,他借用妻子的手機操作支付評價功能時發現,妻子每月支出的金額少則一兩萬、多則四五萬。經詢問,妻子才說出了實情。“她只說是買東西去了,但買些啥子,花了多少錢,她根本不說。”王某很是生氣,再一次召集家人開家庭會議。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從王某提供的銀行流水以及手機支付寶等資料看到,從去年11月到今年10月26日,詹某某貸款涉及13個網絡平臺、共計36.5萬余元。而對于詹某某自述“用來買包包、衣服和化妝品”的說法,王某認為“還不夠完整”。

  王某說,妻子自稱前前后后買了20個包包、價值2.5萬元,幾十件衣服約4萬元,化妝品約5萬元,再算上小孩的衣服和其余開銷,怎么算都不到20萬元。那么,還有將近20萬元用到何處了?王某不得而知,要求妻子說清楚。

  “大家想想,我一個月幾千元的工資,房貸、家庭開銷都是我在付,每個月還要給她幾千塊錢。”王某告訴記者,那天爬上樓頂圍墻試圖輕生,是真的承受不了壓力了,感覺整個人快要崩潰了。幾次家庭會議,妻子都說不清楚資金去向,只是承認錯誤、保證不再犯。但這已經是第二次了,他擔心妻子還是管不住自己,最終搞垮整個家。

  王某說,如果妻子能說清楚36萬多元網貸資金的去向,并承諾不再購物同時征得家人諒解,然后給出可行的償還貸款方案,一家人共同努力還錢,他還是愿意承擔起家庭重擔,好好過日子。

  對話妻子

  看到就想買,買了又后悔,會找工作一起還錢

  買了就后悔,但還是想買 “購物癮”從孩子半歲時開始

  29歲的詹某某是瀘州人,中專文化程度,與王某結婚生子后,上過一段時間的班,后來就一直在家帶孩子。談及自己的購物行為,詹某某聲淚俱下,悔恨不已。“我知道錯了,我再也不敢買了。”詹某某的話,與其說是在向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陳述,不如說是在向丈夫承諾。

  為何如此購物?詹某某稱,她一看到喜歡的東西就想買,但買回來沒多久就后悔了;可是再去逛街,還是想買。

  詹某某稱,她的“購物癮”大概是在孩子半歲時開始的,“當時看到網上彈出的廣告,點進去看了覺得好,就開始買”,此后便一發不可收拾。

  網絡并不是詹某某滿足“購物癮”的主戰場。更多時候,詹某某喜歡去實體店購物。詹某某告訴記者,只要不下雨,她就會推著孩子逛街。逛到哪個店里,人家說商品好,她就買。

  詹某某買得最多的是包包和衣服,最貴的一個包包4600元,標示是某國際奢侈品。其他包包或衣服,詹某某記得一些品牌名稱,記者檢索發現并不算多大的名牌,更算不上奢侈品。

  詹某某買了東西后,很快就會后悔。包包、護膚品等就通過閑魚網低價賣掉,一兩千元的包包賣一兩百元;而衣服一旦穿過就沒人買了。究竟買了多少錢,詹某某表示自己也不清楚,沒算過,是一筆糊涂賬。

  靠賤賣東西填網貸窟窿

  記不得自己買了多少東西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,詹某某房間的衣柜并不大,目測柜內衣服大約20件,包包五六個。

  詹某某告訴記者,她確實記不得自己買了多少東西,花了多少錢。因為犯了錯,不敢告訴丈夫,于是自己拆東墻補西墻,把東西賤賣得來的錢,湊起來還信用卡或網貸;為了償還其他貸款,又從已經還款的網絡平臺繼續貸款。

  為了還貸,詹某某還賣了點結婚時丈夫送的金銀首飾。

  詹某某稱,從網貸購物開始,平均每個月需要還的利息就有五六千元。在她的意識里,每次消費的時候,并沒有考慮過家里的經濟狀況,更沒有考慮過自身的償還能力,而是“喜歡就買”。

  為了不讓家人發現自己貸款購物的行為,詹某某每次借貸時才會下載借貸軟件,操作完畢后馬上刪除。支付寶、微信等交易記錄,多數都進行了刪除。

  之所以不告訴丈夫,詹某某稱,害怕丈夫擔心,所以選擇自己扛著。可沒有想到,自己根本扛不住。

  對于丈夫此次的舉動,詹某某稱嚇壞了,今后肯定不會再購物了。她表示,下一步會去找工作,和丈夫一同掙錢還貸。但是什么時候還得完,詹某某心里也完全沒底。

  專家:考慮“沖動控制障礙”或產后抑郁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就了解到的詹某某的情況,咨詢了相關專家。

  西南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精神科副教授龔科表示,估計詹某某的行為表現有“沖動控制障礙”的問題,這種問題需要到精神科門診咨詢治療。

  心理咨詢師歐大可分析認為,首先這可能是產后抑郁癥的一種表現——因為焦慮而導致安全感的缺乏,通過非理性的購物來滿足內心的愉悅需求。再就是由于心理不成熟導致的沖動消費,當事人通過這種非理性購物支付獲得安全感和滿足感,待歸于理性后就后悔了,可是等到再次進入購物場景,受刺激導致失控又會購物以尋求安全感。如此周而復始,惡性循環。不管是哪種情況,建議夫妻之間加強溝通,積極引導,把關注點轉移到角色定位、家庭生活的規劃上來;還可以進行心理疏導,有必要到醫院就診。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 袁偉 羅敏

作者:袁偉 羅敏     責任編輯:劉瀟堰
關鍵詞閱讀:購物;網貸;跳樓

推薦新聞

新聞排行

中共四川省委十一屆五次全會

中國共產黨四川省第十一屆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,于2019年6月6日在成都舉行。[詳細]

白小姐2019全年资料